• 秋日随笔
  • 发布者:杨 瀚 2012-12-04 10:13:49 浏览人数:4595

作者  陈鸿

  “一雨成秋”,可今年的秋吝雨如金,太阳和大地的爱恋仍如火如荼着,将时令更替抛诸脑后。幸好周六城郊一游,否则我仍会迷迷糊糊地认为今是夏季。也不奇怪,人生难得糊涂吗。

     落叶知秋,稀稀落落的枝叶已远离了密密层层的姿态,经过阳光的洗涤投影于水泥路面,留下斑驳的倦影。我不是黛玉,没有黛玉那么煽情,但自诩我也是个多愁善感之人,即使微尘的触碰也能使我心的风铃叮当作响,而我只能任其倔强,甚至放肆地荡漾开来,久久难以回复平静,因此,我从来没有过“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的淡然,这是这么多年来我对自己最深刻的认识。此刻,是秋的讯息掠动了我的灵魂,你看那满枝的黄叶,打卷、色斑,谁能想像到它昔日的伸展、浓郁?此景,让人不由得悲从中来。但放眼望去,齐刷刷的橙色排成两列,橙得如此纯粹,如此纯净,如此一来,又不禁令人喜从中来了。在凝望之际,一缕轻风拂面而来,我不知道它将要去的方向,也不知道它即将轻抚谁人的脸庞,但我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它的存在——灼灼地存在,哪怕是转瞬即逝的。随风,一叶黄悄然而下,那姿态雅如曼舞,在空中溅起小小的涟漪,一圈一圈涤荡我心头,沸腾我血液,撩拨我心,燃烧我身。它游于我耳际,又飘至我胸前,我伸出双手想要捧住它、热吻它。而它,在我掌边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只留给我倩影,而后飘飘然沉入空气做的海底,最终停驻于草尖,为蚁群搭建一个温暖的家。爱来得这般突然,使得蚁群诚惶诚恐、坐立不安、四处张望、慌忙逃窜,久见无险方忐忑搬师回巢。

    叶儿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回不到那翘然的枝头。“尘归尘,土归土”,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归宿,于物、于人,皆如此。于叶,土地将是它永久的归宿,这是自然规律,亦或宿命。明年,它将与土溶为一体,其实它本就是土做的。没有人记得它曾高挂梢头,没有人记得它曾装点夏的浪漫、秋的丰实。

    泰弋尔曾说过“天空虽不曾留下痕迹,但我已飞过”是的,每个生命本是美丽的旅程,或许无人留意它存在的姿态,但它着着实实轻盈或浓烈地绽放过,有此,足也。

关于本站    隐私条款    联系方式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09 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正义路100号 电子邮件:zyfybgs@zyfy.gov.cn
建议使用IE7.0浏览器或更高版本IE浏览器以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 网站新闻中心投稿邮箱 zyfynews@163.com
滇ICP备09005402号 网站制作:计算机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