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恩父母
  • 发布者:杨 瀚 2012-12-04 10:13:04 浏览人数:4702

作者  陈鸿


    数日前,去看守所开庭,被告是个吸毒者,十余年来不间断地吸食毒品,先后被强制戒毒三次,现因盗窃犯罪服刑,其妻无法忍受之际提出离婚诉讼。面临这么一个屡教不改之人,我内心充满了鄙视。在我们将离开临时法庭之时,被告说:“各位法官,请你们帮我带件东西给我女儿吧!”,话毕,其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手工编织的手链捧于手心。我诧异地问:“这是你编的?”他低不语头,看着手链,满脸感慨。
    他的这一举动让我们在场的所有人诧异极了,是啊!虎毒不食子,为人父母哪能不将子女挂在心头。而作为儿女,我们给予了父母什么?我不停地扣问着自己的灵魂。
    每年十一和春节长假回家,除了途中来去耽搁的时间,我仅能在家呆上10天,再除了休息和同老朋友叙旧的时间,我能陪父母6天,6/365,此关爱分数小之又小。如此,用中国人平均年龄72周岁计算,父母有生之年,我能陪伴左右的时间还不到4个月。于是,我的心绑得紧紧的,隐隐作痛起来。作为女儿,我似乎只做到父母生日的问候,一如既往地吝啬于时间,即使长假回家,看到父母一次胜过一次的苍老也仅仅认为自然规律不可违,于是坦然接受,我开始为这些无聊的认识感到可耻与自责,心如热带雨林,潮湿极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我想起了儿时妈妈为我织的会让屁股生疼的毛线裤,和硬绑绑的如木屐般的布鞋,我想起了下暴雨时爸爸拱着背将我搂在怀里避雨的场景。爸、妈,你们总对我和弟弟说,无论走多远,我们都是你们心底最深处的牵挂,我们的幸福就是你们最大的幸福。“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长期以来我把这份爱理所应当了,我为我的自私而羞愧难当。
    作为法官,在办赡养案时,我常会将被告劈头盖脸痛斥一翻,我会教育他们羊知跪乳之恩,可现在看来,我也是个失职的孩子。
    爸爸曾说,我和弟弟就是母鸡翅膀下的鸡仔,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危险降临,母鸡总会毅然决然用坚实而脆弱的翅膀保护小鸡仔,而小鸡仔也会自然而然地钻到翅膀下寻求保护,因为那里有百分百的安全。是的,作为儿女,家是我们永远的港湾,父母是我们永远的牵挂。
对于这份牵挂,我们要做的不是简单的嘘寒问暖,而是切切实实的陪伴左右。
 忙碌的孩子们,光阴似箭,爱不容等待,暂放一切,常回家看看。
 
    在感恩节之际,谨以此零零落落的文字献给我的爸爸妈妈,献给天下所有伟大的父亲母亲,愿你们幸福快乐!

关于本站    隐私条款    联系方式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09 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正义路100号 电子邮件:zyfybgs@zyfy.gov.cn
建议使用IE7.0浏览器或更高版本IE浏览器以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 网站新闻中心投稿邮箱 zyfynews@163.com
滇ICP备09005402号 网站制作:计算机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