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山包法庭落成小记
  • 发布者:杨 瀚 2012-09-20 16:06:21 浏览人数:4075

 

保家鹏

    由于身为后勤组成员,我们提前两天就上了大山包。

    这次大山包法庭落成,是我们昭阳区人民法院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和喜事,领导重视,大家关心,为了顺利完成落成仪式,我们提前两天就上了大山包进行筹备。

    汽车不停的爬坡和拐弯,让我的胃和头不舒服起来,按照通常的话来说,也就是我晕车了,更糟糕的还在后面,因为坝区里天气正热,我穿着运动短裤就出发了,随着海拔逐渐提高,虽然坐在车里,却渐渐抵受不住寒气来袭,微微发起抖来。

    同事大江事先早有准备,一身户外行头,冲锋衣,登山鞋等一应俱全,此刻正暖和到睡着了,同车的另外一名同事小任初来乍到,第一次来大山包,正聚精会神的欣赏着窗外独特的高山草甸风光,握着单反相机的手由于激动已然略微抖动起来。

 

    大山包法庭真漂亮啊!

    一桩精致的二层小楼矗立在茫茫草地中央,既有欧式现代风格,又颇有传统韵味,四周是连绵起伏的草山,门前是一条流水潺潺的小河,河水冰冷而清澈,法庭的颜色是淡蓝色的,蓝的仿佛大山包的天空。

    大山包的天空离地面很近很近,似乎触手可及,碧波万顷,万里无云,洁净得让久处城市的人有些晕眩,深深呼吸一口清新的高原空气,我的胃和头立刻舒服了不少。

    我在更换完厚衣裤之后,就加入了迟科长指挥的工作中,小撒和小胡拿来扫帚洋铲开始清除法庭门口路上的牛羊粪便,大江则带领着实习生小符爬上楼顶开始悬挂彩带,我和协警员搬运刚拿来的物品,小任爽快的按动着快门,过瘾的记录着高原法庭发生的一幕幕鲜活画面。

 

    大山包的夜空给我们大家上了一节天文课。

    大山包的夜空“现身说法”告诉了我们什么叫满天星斗,什么叫星汉灿烂。

    不知不觉已经忙碌到夜晚,大山包乡街子也早早地进入了休眠状态,四周格外的安静,唯有夜晚的风声徐徐拂过,行人鲜有,偶有一两张悬挂“川Q”、“渝A”牌照的车辆驶过。

    我们后勤组一行人打着久违的手电筒,走在漆黑的道路上,这种“原生态”的走夜路方式,既神秘又有趣,在赶回旅社的路上,大江抬头一指,惊喜道:“快看,好亮的星星。”

    我们一起抬望眼,仰天观察,群星璀璨的浩瀚宇宙展现在眼前,大山包的夜空果然与众不同,星星又大又亮,城市里受到光污染的夜空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这才是真正的夜空,这才是古代诗人李白、杜甫抬头看过的夜空,它蔚为壮观,一条银白色的长河横亘天际,世上任何大江大河的壮观在它的面前都显得渺小,知识渊博的大江向我们一一指出哪儿是猎户座,哪儿是大熊星座,哪颗是织女星,哪颗是牵牛星,我们似乎忘记了夜晚山风的寒冷,静静的站在街子上抬头仰视天际,“贪婪”的大饱眼福,不禁伸出手去,想要摘一颗星星下来,李白诗云:“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此刻我们的感觉是大山高万丈,伸手摘星辰,更没一人说话,却是真的担心惊动了天上的人们。

     在此刻古人的夜空、情怀跟我们是一样的。

 

    大山包的床被都有潮湿的感觉,让我们颇为不习惯,而且夜晚特别的冷,就算开着电热毯也有三分寒意。

    这让我们第二天显得有些疲惫。

    在继续做了很多工作后,第二批上山的马庭长和马警官风尘仆仆的赶到,他们的车辆几乎已经被泥浆铺满,他们拍拍身上的灰尘,就十分关心地对我们嘘寒问暖起来,并把脏活累活都抢过去干。

    我们边干活边聊天,时间过得飞快,有老乡赶着绵羊群从法庭门口经过,看到我们忙忙碌碌的样子,点上一根旱烟,看起热闹来,羊群就在河边草地上吃草。

    中午吃饭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们正在谈论明天的正事,一名同事忽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端着碗就飞出馆子,口里大喊:“地震啦!地震啦!”。

    就觉得房屋和地面都在晃动,我们立刻跑到街上躲避。

    的确是地震,满街都是人,吵吵嚷嚷的议论起来,这地震转瞬即逝,只略微晃动二三秒就停止了,此刻大家都急忙打电话回家问情况,却发觉电话不通了,这下可急坏了所有人,通过各种渠道,过了许久才知道是彝良发生地震了,似乎还很严重,有人员伤亡,千辛万苦打通电话后得知昭通城里晃动十分剧烈,根本不像大山包这样轻描淡写,家人都不敢回家了,所有人都聚集在开阔地休息、吃午饭。

    此刻,我们心里焦急万分,通过手机网络不停的查看着关于彝良地震的所有消息,时间一分一秒的渡过,伤亡和财产损失逐渐向上攀升,省委书记和省长到了,新闻联播里劳累的温总理也要来了,我们觉察到了灾害的重大,心里既感到鼓舞,同时也为灾区的父老乡亲感到难过。

    晚上周副院长赶到大山包,怀着沉重的心情召开会议。

    原来我们昭阳区也有不少乡镇受到不同程度的地震灾害,院领导和大批干警已经第一时间赶赴救灾前线去了,我们从速做好大山包法庭的相关工作后赶回昭通城,参与抗震救灾。

    灾情就是命令,再没有什么比救灾更重要的了。

    翌日,大山包法庭在安静中正式投入使用了,就像一部新法典颁布后,确定了生效时间,时间一到,自然生效一样,这座全国海拔高度领先的法庭从此静悄悄的肩负起整个西梁山片区的司法审判工作,使命光荣,责任艰巨。

    我们怀着急切的心情离开了大山包,向地震灾区奔去。

关于本站    隐私条款    联系方式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09 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正义路100号 电子邮件:zyfybgs@zyfy.gov.cn
建议使用IE7.0浏览器或更高版本IE浏览器以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 网站新闻中心投稿邮箱 zyfynews@163.com
滇ICP备09005402号 网站制作:计算机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