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吴和老金的事实婚姻
  • 发布者:杨 瀚 2012-05-11 17:26:51 浏览人数:4706

    2012年4月下旬,昭阳区法院民事审判一庭的法官驱车10余公里前往辖区布嘎乡,就地巡回开庭审理一桩离婚案件,由于案件较特殊,随行的法官和法警人数也比以往多了许多,于是,案件当事人老吴和老金的事实婚姻进入我们的视野。

    在前往布嘎的车上,承办该案的鄢法官和黄法官告诉我们,老金起诉老吴离婚一案,昭阳法院受理此案后,被告老吴经法院多次通知也不愿意来法院解决,我们在送达开庭传票给老吴时,老吴也是及不配合,言语中老吴极不情愿和老金离婚,甚至说见面会不给老金好看,于是法院决定就地审理这起离婚案。

    巡回审理的车辆停在布嘎乡花鹿坪村委会前,昭阳区法院民一庭的法官和法警在事先联系好的村委会办公楼前着手布置开庭现场,简单布置好巡回法庭,等待案件当事人老吴和老金的到来。

    一会儿,一个穿着朴实,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妇女进入我们的视线,据承办法官说,这就是本案的原告老金,接着,一个头发苍白,看上去很苍老的老头走过来,不是承办法官招呼说:“老吴,快过来坐,很好,今天你还是来了”很难想象这就是案件中老金要起诉离婚的老吴。

    天气有些冷,天空飘浮着几块乌云,一会儿还落下了零星的小雨点,旁听的群众很少,除了工作人员,几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凑了过来,因为天气干旱,村民都在往自己地里拉水抗旱浇地,也无暇顾及老吴和老金的婚姻纠葛。

    审理该案的鄢法官开庭前对老吴和老金做了一些庭审中应注意的相关事宜交待,于是这桩离婚案件就开庭了。

    庭审中,老金说:“自己和老吴是再婚家庭,两人是同一个生产队的。1988年,自己的结发丈夫患病死了,老吴的前妻也是生病死亡,经人撮合1989年两人就生活到了一起,因为自己不懂法,也就没办理结婚手续。1995年,自己生育了长子吴大,1998年生育次子吴二,由于双方都有过婚姻,婚前都养育有子女,所以因家庭琐事产生了矛盾,后两人矛盾日益加深,导致与老吴感情破裂,2007年自己将老吴起诉到昭阳区法院离婚,未离,后自己害怕被老吴殴打就再也没有回过家,老吴也从不过问,现在两人已分开6年了,夫妻关系也早已死亡,要求判决与老吴离婚。

    庭审过程中,老吴时不时打断老金的说话,承办法官也不时地劝解双方。

    轮到老吴陈述时,老吴情绪异常激动,他说:“自从前妻死亡,到现在自己带着四个娃娃过,自己的生活担子很重,自己的娃娃可怜的很,婚姻自己是不愿意离的,她(老金)现在是有落脚处了,她现在主要是要她的户口……。”

    承办法官们按照相关的程序开完庭,就开始分别做老吴和老金的思想工作,经过耐心地疏导,老金始终坚持要与老吴离婚,巡回庭的法官只好宣布择日判决。在宣读庭审笔录后,老吴怎么也不愿意在笔录上按手印,后承办法官们找来花鹿坪村委会主任,在村主任的劝说下,老吴才将信将疑地按了几个手印。承办法官还继续劝说双方,希望老金和老吴回家好好思考,最好能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老金和老吴分别离开摆在村委会的巡回法庭,昭阳区法院巡回审判庭的干警七手八脚拾揣好庭审现场,把国徽和布标装上车。按照法律规定,老吴和老金所生的吴二才十二岁,对其与谁生活还要征询其意见,当承办法官在打听到吴二还在花鹿坪村一所小学上学时,承办法官们又驱车来到吴二就读的小学,在学校老师的帮助下,吴二很快来到承办法官面前,在我们眼前,是一个穿着简单又很瘦小的孩子,和大多数农村孩子一样,显得很内向。承办该案的鄢法官耐心询问了吴二的学习生活情况后,便把话题转换到吴二父母离婚的事,当问及愿意和谁一起生活时,吴二表示愿意和父亲老吴一起生活。

    在回程的路上,承办法官跟我们谈到老吴和老金生活的一些情况,在老吴的家里,除了一间陈旧的土胚瓦房,一间烤烟房、一间猪圈,其他像样的家具一样没有……,一路上,我们的思绪都沉浸在老吴和老金的婚事中:一个是死了丈夫的女人,一个是死了妻子的男人,虽然年龄相差很大,两人还是在别人的撮合下凑合地生活在了一起,十年间又相继生下两子,因为两人都没有文化,对家庭琐事又难解心结,老金选择离开老吴外出六年,最终又选择将老吴诉到法院来了结两人的事实婚姻。然而一边是快进入垂暮之年,艰难地承担家庭生活担子的老吴极不情愿离婚,一边是心若死灰坚持分开过的老金,还有一个十二岁年幼尚待养育的吴二……,也许,这就是偏远农村中部分婚姻家庭生活的缩影,然而,农村婚姻家庭问题又是各种因素导致的,司法又不是万能的,法院最终会按照法律的规定对老吴和老金的事实婚姻作一结论。

    2012年4月底,昭阳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老吴和老金双方虽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双方自1989年起便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双方已形成事实婚姻。双方未能妥善处理夫妻关系,夫妻感情日趋淡漠,双方分居长达六年之久,互不履行夫妻义务,经人民法院判决驳回老金的离婚诉讼请求后,双方仍未能在一起生活,已无和好可能,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经调解不能和好的,应调解或判决准予离婚。最后,昭阳法院判决准予老金和老吴离婚,婚生吴二由老吴抚养,老金每月支付抚养费250元直至其年满十八周岁;老吴生活的现有房归老吴所有,双方各自经手的债权债务,各自享有和偿还。

    于是,老吴和老金的事实婚姻就此作出一审结论。

关于本站    隐私条款    联系方式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09 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正义路100号 电子邮件:zyfybgs@zyfy.gov.cn
建议使用IE7.0浏览器或更高版本IE浏览器以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 网站新闻中心投稿邮箱 zyfynews@163.com
滇ICP备09005402号 网站制作:计算机信息中心